客服电话:400 022 8530
让中国书法家在线走进每个人的生活

阿部房次郎收藏的中国古书画

作者: 时间:2018-12-04 17:00:11
评分:

     根据记载,最近大热的《木石图》,就曾于上世纪三十年代流入日本,后被日本收藏家阿部房次郎收藏。

    巧合的是,前段时间,日本关西的大阪市立美术馆举办了一场规模盛大的中国书画特展《阿部房次郎与中国书画》(10月16至11月25日),用以纪念日本收藏家、企业家阿部房次郎诞辰150周年。展出了众多艺术史上的名品,是今年最重要的中国文物展览之一。
    中国近代的艺术收藏史上,一定不能少了阿部房次郎的名字,如果说近代中国私人收藏书画水平最高的是张伯驹,那日本私人收藏中国书画水平最高的一定就是阿部房次郎。如今,通过展览,也使得人们一睹那些罕见的中国古书画的芳容。
    《伏生授经图》或为王维原作
    阿部房次郎(1868-1937)是日本关西财经界的大亨级人物,位居东洋纺绩株式会社社长。他在1904-1905年间为了拓展公司产品销路,经常来中国,在偶然的机会下接触到中国的古代书画,深受吸引。后来他去欧洲和美国游历,考察了众多美术馆,有了收藏东亚美术品并供大众欣赏的想法。
    1911年辛亥革命之后,清朝灭亡,中国进入了兵荒马乱的民国时代。战乱时期,贵黄金而轻古董,所以从溥仪到各界达官贵人,纷纷把手头的文物卖出变现,而日本的文化界受孙中山等人的影响,流行“东亚一体”的观念,希望把东亚文物留在东亚,于是大量购买中国文物。阿部房次郎曾经写道:“东亚古美术中,以中国美术的成就最高,这样的中国美术品在兵乱中散佚毁坏,着实令人难以忍受。”抱着这样的目的,阿部房次郎在内藤湖南等专家的指导下,通过大阪博文堂购得了众多从中国卖出的古书画,其中很多精品都是与欧美博物馆和各国私人藏家反复竞争后才买到的。
    前几日拍出历史高价的苏轼《木石图》就是阿部房次郎的收藏,中国书画收藏家张葱玉记载了当时的过程,说自己准备了九千金,要从白坚夫处购买《木石图》,但最后竞争失败,被阿部氏以万金购去。阿部房次郎收藏文物的量并不多,但是品质极精,他的遗愿是把这批文物捐献给博物馆用于研究展示,所以其长子阿部孝次郎于1943年将其收藏的160件书画作品捐献给大阪市立博物馆,这就是本次展览书画文物的来历。
    中国古代书画保存不易,现存多为明清作品,以宋元作品为高古,十分珍贵。在大阪市立美术馆的展品里,高古作品很多,有些甚至号称到唐代甚至六朝。在通常情况下,号称特别早的作品都是晚明以后的托名伪作,但是阿部收藏的几件非常特殊,值得细看。
    首先就是传唐代王维(701-761)的《伏生授经图》。伏生授经是一个真实的历史故事,伏生是战国末期齐国人,生于公元前268年,是儒家学者,秦朝统一后当过博士。公元前213年,秦始皇下令焚书,伏生冒着生命危险,将记录自尧舜到西周的重要历史文献《尚书》藏入墙壁之内,躲过了一劫。到了汉朝,伏生挖开墙壁,发现还有28篇《尚书》保存完好。汉文帝重视古代文献,派大臣晁错去伏生家中取经,但是经文上的古字无人能懂,伏生又年届九十,口齿不清,无法正常说话,于是由他女儿羲娥当翻译,一点一点地把《尚书》翻译成当时通行的隶书,所以叫做《今文尚书》。伏生授经大概是中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次文献传递了,如果没有伏生,司马迁的史记可能要少很多篇章,甚至战国时期最古老最重要的文献就会因此彻底失传,那将是不可挽回的损失,所以历朝历代的文人士大夫都对伏生极为推崇。
    《伏生授经图》画的就是伏生传授尚书的场面,画面上只有一个干瘦老者,头戴乌巾,肩披薄纱,盘腿坐在一个蒲团上,身前有一个案几。老者右手拿着一张白纸,左手指着纸,脚下还有卷轴竹简等物。这个画面背景完全留白,没有任何描绘,主题十分突出。伏生是90高龄的老人,慈祥而衰老的神态表现得非常好,展现了画家深厚的功力。此图流传有序,宋代就已经进入宫廷收藏,图上有宋徽宗“宣和中秘”印,在《宣和画谱》里也有记载。画的题签是宋高宗的“王维写济南伏生”,后来元、明、清历代珍藏,最后在清末为完颜景贤所得,民国时候卖到日本。笔者认为此卷年代极早,应该就是唐代之物,甚至不能排除是王维原作的可能,而且中间割裂过一次,下半部分为后代补画,只是论证起来会比较复杂,这里先介绍一些其他作品。
    罕见的《五星二十八宿真形图》
    大阪市立美术馆号称最老的作品是公元六世纪前期南朝张僧繇的《五星二十八宿真形图》,这幅画画的是金木水火土五星之神,还有二十八宿神,现在五星是全的,二十八宿只有角星到危星12幅,其他的已经缺失了。画面上写了一段文字(篆字),然后画一个神仙,神仙的样子五花八门;有骑乌龟的,有骑凤凰的,还有坐在缸里的;有牛头的,有驴头的,还有身上长鳞片的。这样的画在古代极为罕见,而且画面特别吸引人,笔者认为应该是一幅难得的道教绘画。
    一般来说,敢号称张僧繇的作品,应该就是晚明制作的“苏州片”了(苏州片指苏州一带画匠作坊制作的假画),但是阿部房次郎收藏的这张比较特殊,它的确不可能是六朝遗物,但也并非明代作品。明代收藏家安仪周对这幅画的判断是唐画,认为它“设色古艳,人物如生,非唐人不能办”,他将作者定为唐开元时精通天文数术的画家梁令瓚(zàn),这个判断得到了后代很多人的赞同。笔者看到这幅作品之后,判断它是一幅南宋道教画。
    首先是这画绢质细密,紧洁光滑,唐代的画材质没这么好,而且保留的也不太可能这么好。再者,笔者以前见过一幅类似的画,是南宋初年画家王利用的《写神老君别号事实图》,也是一段文字一个神仙的道教画,收藏在美国。《五星二十八宿真形图》体现的是唐宋时期的思想,风格和王利用的道教画一致,应该也是时间相近的作品。《五星二十八宿真形图》上北宋宣和印章是假的,不能作为到北宋的证据,真正的收藏是从明代开始的。笔者认为,这画本来是有一定宗教仪式的实用功能,到明代不再用了,于是成了收藏品,留到今天,就是硕果仅存的珍宝了。
    阿部房次郎还收藏了一幅号称唐代的高古画,那就是传为画圣吴道子所作的《送子天王图》。吴道子是盛唐画家之首,善画神仙人物。他首创“莼菜描”,就是线条神似莼菜的样子,所画衣褶,有飘举之势,人称“吴带当风”,加之作画赋色简淡,形成了特殊的绘画样式,人称“吴家样”、“吴装”。吴道子真迹早已不存,由于他名气太大,就算是仿制者也很少有敢冒名顶替的。传为吴道子的作品里,年代最早水平最高的,就是这幅《送子天王图》了。
    这幅画设计很好,整体好看,但是很多细节画得比较差,笔者判断这幅画是北宋的佛寺壁画粉本,也就是一个画稿。画上有五代南唐人和北宋李公麟的观款,由于不可比对,不知真伪,但是画上有南宋高宗的绍兴印,说明至少在南宋就已经进入内府了,纸张很老,能到北宋时期。画面的顺序有些错乱,大概是后世拼接时拼错纸的缘故。画的内容是释迦摩尼出生之后,父母带他去庙里,结果神仙纷纷下跪朝拜婴儿的场景。画面上有很强的密宗痕迹,有一个很大的不动明王,画得很生动。汉传的密宗信仰和画面上的唐代遗风,说明了这幅画的底本应该来自唐朝,甚至有可能就是吴道子本人设计的。如此看来,一幅北宋的壁画粉本,有可能保留了吴道子的绘画痕迹,价值还是很高的。
    在大阪市立美术馆收藏的众多中国书画中,如果要找一个无与伦比的作品,那一定就是北宋燕文贵的《江山楼观图》了。燕文贵(967-1044)是北宋前期的著名画家,湖州人。他的作品经常把山水和宫观楼台画在一起,中间点缀人物,刻画精细,境界雄浑,人称“燕家景致”。《江山楼观图》上画了北方山川和江南水景,还有亭台楼阁和风雨行人,所有的细节和画史上的记载一模一样,是中国山水画里现存最古老的一幅名家真迹。画面最后有一行作者的签名,这是中国画上目前所知最古老的作者签名,其价值不可估量。《江山楼观图》上面的题跋都来自清代以后,因为这幅画经历过明末清初的李自成之乱。有人趁乱得到这幅画后,看到后面有董其昌题跋的字,于是将其割裂,拿走题跋,却把画扔掉,幸亏有一个道士认得这幅画,将其救下,这才保存至今。
    大阪市立美术馆此次展出的珍品极多,还有北宋苏轼的《李白诗仙卷》,金代宫素然的《明妃出塞图》,元代龚开的《骏骨图》等,都是艺术史上的名作。此次特展和辽宁省博物馆的书画展还有台北故宫的《国宝再现》,可以称为2018年水平最高的三次中国书画展览了。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