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电话:400 022 8530
让中国书法家在线走进每个人的生活

内向·超越 | 中国书画市场的火爆为“水墨”带来什么启示?

作者: 时间:2018-12-01 11:36:23
评分:

 《内向·超越:回向传统精神深处的现代性》是继《水+墨:亚洲视野下的水墨现代性转化》之后《库艺术》联合“水墨现场”台北艺术展博,在中国内地、中国香港、中国台湾为首度同步启动的全新学术研究专刊及系列活动。台北展博将是此次主题特刊的首发地点,《库艺术》将主持学术研究、专访及相关写作与出版,并在两岸三地举行“回向传统精神深处的现代性”同名学术研讨会,敬请关注!

 
绵绵思远道
 
嘉德大观之夜,已经成为了艺术圈的热话:潘天寿、安思远、傅抱石,3件品都超过亿元成交。尽管亿元时代早在几年前已经来临,这个又一次破亿的旗帜意味着什么呢?就是嘉德再为各大收藏家和拍卖行打了一支「强心针」。在接下来今天的佳士得拍卖,将有苏轼的《木石图》,不知道又会为市场带来何等惊喜。水墨现场(INK NOW)相信这并不是单一的事件,而是一波新涟漪的开始。我们相信市场将有一次大整合,使中国书画市场再一次团结起来,形成一股新的论述思潮。而这些在市场上零散的炮竹声,就是水墨走到舞台中心的预响。
 
 
 
◎宋‧苏轼《木石图》水墨纸本 手卷 全卷连裱共长 27.2 x 543 cm (鸣谢:佳士得)
 
如人饮水:市场的温度计
 
为什么我们需要「强心针」?很多人按捺不住想用这些同是破亿的艺术品与西方的画作对比,但我们不要被这些中国、西方、当代、近现代的杂音转移眼球。「当代」是一个带有很强黏附性的名词和动词,仿佛每一个艺术家的动作,都被带上「当代」的帽子。无他,正如我们载上有色太阳眼镜,看到的所有东西都是带有偏见的。我们又何必急于扣上别人的帽子,来载到自己的头上?如果以创作的形式来决定当代与否,那么一张仿古的水墨画又是什么呢?当代水墨?假的古画?还是,只是水墨画?这个概念分野,我们有必要谨慎处理。纵观这几年的市场动态,我们渐渐意识到一个事实:风向标的不存在与市场地域化。当市场还不成熟的时候,大家都会以一个地方或一场拍卖来作指标,以单一的神经刺激取代理性的决策;但冲动过后就是一场反思,藏家们很快意识地收藏是一次长征之旅而不是旅游观光买纪念品,是需要长期的研究积累。比如岭南画派在北方就没有在南方卖的价格好,这种市场地域化的价格分化,不是一两次的结果,而是日积月累的经验。
 
 
 
◎井上有一《舟》水墨 日本纸 1982年作 126 x 165 cm (鸣谢:思文阁)
 
所以我们说的「强心针」并不是指向单一拍卖结果,而是指向一个更大更普遍的情况– 在中国水墨一直被当代艺术的「热潮」盖过的情况下,我们开始摆脱当代艺术的影子,进入自己的时代。以往安静的声音,开始热闹起来!水墨的精神其实一直就在我们身边,只是未被我们发现,现在加上市场的帮助,真的就是一支强心针,打到大家的心里。以拍卖成交价为指标是一个准则,但这个准则却会将一些有艺术价值但又未被普遍收藏家知道的艺术品抹杀。水墨的热潮,是会一直增长,未必只是以「拍卖」来衡量, 而是会愈来愈受关注、 愈来愈多人收藏。因为它符合华人圈的生活形态、生活美学。嘉德大观之夜只是冰山的一角,更不用数在中国现正进行的水墨展览和将会出现的艺博会、展博会。
 
 
 
◎朱德群《雪夜》油彩 画布 1996年作 70 × 60 cm (鸣谢:羲之堂)
 
风筝不断线:古代、近现代、当代的「水墨」
 
吴冠中提出的风筝不断线的精神,是要说明古与今的连接。那么,为什么还会出现市场上古、近、当代的三分局面?这是资本市场逻辑与艺术价格的巧妙运作。古、近、当代是三个不同的市场,三种不同的门槛:古代书画需要的是鉴藏之眼,在没有文献或证据支持底下,实行一次信心的跳跃;近现代是一场真真假假的流言之中找到真相的游戏;而当代则是在资讯爆炸的视域底下,用一己的眼力与信心,瞄准靶心。既然收藏门槛有别,价格的分野也不是全无道理。这个描述虽然是现实,但并不是真象的全部。
 
 
 
◎吴冠中《清奇古怪》水墨 纸本 1988年作 68 x 137.5 cm (鸣谢:羲之堂)
 
我们见到收藏群体的去年龄化,就是说不是年纪大的只收藏古画而年纪轻的只收藏当代。老一辈的收藏家都开始收藏当代水墨而年轻的一代更是什么年代的艺术品都会涉足。正如李白《将进酒》那「杯莫停」的心情:「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收藏不断增」。这种同化的倾向其实代表了古、近、当代的水墨画真的就如吴冠中所言,是线性(曲线也好直线也好)的发展。当代水墨是一场回归的运动,很多受训于西方思想与技法的中国艺术家(比如赵无极、萧勤、冯钟睿),也不约而同的强调自己东方美学的传统。没错,水墨必然要经过当代的转化过程,去芜存菁,重组和整合,但并不代表水墨就要转换成另一个模样。艺术家也会经过洗涤而发展全新的系列,齐白石也有衰年之变,难道他变革后就不是齐白石了吗?其实当代水墨的开放性非常大,以水墨为体材可以发挥许多创造力,自然更贴近我们的心灵,容易打动收藏家的心。
 
 
 
黄宏达 AI GEMINI
 
归去来兮:东方美学特性的水墨艺术
 
到底现在的市场火爆对我们有什么启示?第一个最大的启示就是一种回归东方美学/审美精神的倾向 -「东方根性、当代表现」。不论是市场上还是艺术家的声音,从上世纪开始,就有一种东方的诉求:微小如笔触的运动到宏观如「庞图」国际艺术运动(Punto International Art Movement)的兴起。这些零散的拼图,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开始形成一张发展蓝图 - 重新体现艺术家在创作过程中表达的东方美学价值而不单单是中与西、古与今的标签。第二个启示就是闷声发「大招」。在纷扰的当代重要的是去思考怎样健康持续地发展水墨,从全球视野下看投资艺术品。不是人云亦云,大家一窝蜂追捧的就是好的、有未来的。夜拍固然都是好东西,但夜拍之外的,才最是考验收藏家眼光的时候。第三个启示就是令我们思考「可以怎样尽快提升自己的鉴赏眼光,寻找下一个五年、十年的有潜力的艺术家?」实在听过太多大收藏家的故事,他们在最坏的时代,收藏了最好的书画。狼来了的故事告诉我们,说谎三次以上就没有人会再相信你,那么现在市场告诉你真相三次,你都不相信的话,就是你走宝了。
 
《回向傳統精神深處的現代性》
 
主題特刊
 
“最值得推薦的二十位水墨新生代”板块
 
公开征稿
 
JOIN US
 
報名日期
 
2018年11月27日—12月20日
 
徵詢對象
 
40歲以下,性別、職業不限,資料不限;以水墨或其他媒介作為表達手段,致力於挖掘東方傳統文化中的精神性要素,具備深厚的人文積澱和傳統學養;能够在自己的藝術表達中創造性地詮釋傳統精神,形成獨立藝術語言和鮮明的藝術風格;具備宏觀的歷史和文化視野,在傳統文化現代性轉化這一課題上有深刻認知,形成獨立觀點,並能够訴諸於藝術表達。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