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电话:400 022 8530
让中国书法家在线走进每个人的生活

近代书画的“破亿之路”

作者: 时间:2018-01-19 19:15:27
评分:

 在中国书画拍卖市场上,“新不如旧”并非金科玉律,近年拍卖成交价前十名,近现代画家就占了4席,与古代画家分庭抗礼。

 
1952年2月的一天,陈叔通和邵力子到黄宾虹家做客,黄太太宋若婴按安徽人的风俗,用茶叶蛋款待他们。在浙江省博物馆一份宋若婴的手稿中,宋若婴写道:“他与陈叔通先生交往甚密……陈先生要他画一个卷子,他早已画成,就待题款。在题款时,陈先生要他称呼老弟,他执意不肯,两位老先生谦让了好些时间。”
 
清末进士陈叔通一生亲历了中国近现代史上一系列重要事件,新中国成立之后历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政协全国委员会副主席。陈叔通与黄宾虹是知交,1921年,通过陈叔通举荐,58岁的黄宾虹进入上海商务印书馆,任编译所美术部主任。
 
 
 
1955年2月4日,92岁的黄宾虹仍伏案孜孜作画。图/艺局
 
陈叔通收藏了黄宾虹的许多画作。在生命的最后一年,92岁的黄宾虹为陈叔通画了最后一幅画——《黄山汤口》,上题“黄山汤口,三十六峰天都莲花,前海胜景由汤口入,九十二叟宾虹”。黄宾虹在晚年总结出的“五笔七墨法”在《黄山汤口》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62年后,《黄山汤口》在2017年中国嘉德春拍“大观·中国书画精品之夜”中,以7200万元起拍。拍至7500万元时,现场一位买家直接叫价1亿元。在多轮的1000万元阶梯上升后,最终以3亿元落槌,加上佣金以3.45亿元成交。买家是山东雷丁汽车集团。
 
 
 
黄宾虹晚年作品《黄山汤口》局部图。
 
这是黄宾虹作品第一次拍出过亿价格,且一出现就直奔3.45亿元。在近年国内的拍卖纪录中,黄宾虹排名第二位的作品是为章伯钧所作的《南高峰小景》,上面的题款“舟泊西泠桥,畅观越友携箧元人真迹,归写南高峰小景,即希伯钧先生教正。九十二龄宾虹”,表明也是黄宾虹的晚年作品。这幅2014年上拍的作品最终成交价是6268万元,仅为《黄山汤口》的五分之一左右。
 
《黄山汤口》以3.45亿元一锤定音后,中国嘉德董事总裁胡妍表示:“近现代大家几乎都有过亿的作品了,只有黄宾虹还处于最高成交纪录6000万元的状态。我也听到很多声音说,我们不能再低估黄宾虹了。因为这个出人意料的、非常好的成绩,给整个市场,也给我们所有中国书画爱好者,带来了艺术的欣喜。”
 
 
 
黄宾虹晚年作品《黄山汤口》局部图。
 
那些过亿的近现代书画。
 
近年中国书画拍卖市场的“十大过亿拍品”中,有四位现代画家的身影,《黄山汤口》排名第五。2011年拍出的齐白石《松柏高立图》,成交价4.255亿元,排名第二,位居4.368亿元的宋代书法家黄庭坚作品《砥柱铭》之后。
 
此外,还有2012年拍出的李可染《万山红遍》,成交价2.9325亿元,位居第九;2015年拍出的潘天寿《鹰石山花图》,成交价2.7945亿元,位居第十。元代画家王蒙、宋代画家陈容、晋代书法家王羲之、元代画家任仁发分列“十大过亿拍品”其他席位。
 
 
 
2015年拍出的潘天寿《鹰石山花图》,最后成交价为2.7945亿元。图/大象视界
 
齐白石的“破亿之路”也十分值得玩味。在2011年的中国嘉德春秋二拍中,齐白石一连出现了两件“过亿拍品”,除了春拍成交的《松柏高立图》以外,秋拍中的《咫尺天涯·辛未山水册》也以1.94亿元成交。5年以后的2016北京保利秋拍中,这件作品在此出现,最终以1.955亿元成交,仅升值了100余万元。2015年的北京保利秋拍中,齐白石的《“叶隐闻声”花卉工笔草虫册页》以1.15亿元成交。《松柏高立图》似乎成了齐白石拍品的一个高峰,迄今为止暂时没能出现超越其价格的拍卖。
 
雅昌艺术网在今年年初发布的《2016年秋季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调查报告》指出:“近现代书画作为中国艺术品市场的重要板块,在经历长达5年时间调整后,本季市场呈现逐渐复苏的迹象。近年来企业收藏对于高端艺术品的需求,进一步提升了近现代书画的行情。
 
在2016 年,近现代书画的名家精品表现尤为抢眼,张大千、齐白石、傅抱石、黄宾虹等在本季都取得不俗的成绩。与以往不同的是,本季秋拍齐白石、张大千、傅抱石等名家共同撑起了近现代书画天价作品的市场领域,而非某一位近现代书画名家‘独揽’市场。”从2016年秋拍到2017年春拍,近现代书画的回暖迹象越来越明显。
 
 
 
从2016年秋拍到2017年春拍,近现代书画市场逐步回暖。
 
从2012年开始,拍卖市场进入了调整期,各大拍卖行的上拍场次、拍品数量都有所下降,艺术品的成交额呈现下降趋势。从“过亿拍品”来看,2013年和2014年都仅为1件,2015年达到5件,而2016年则出现了9件。
 
2016年,元代任仁发的《五王醉归图卷》经147次竞价,最终以3.036亿元成交。这不仅刷新了任仁发的个人作品拍卖纪录,也创下了2016年度全球中国艺术品的成交纪录。而黄宾虹《黄山汤口》的出现,一举打破了2016年的纪录。2017年还有一次秋拍,市场期待下半年继续有过亿的精品拍品出现。
 
 
 
《五王醉归图卷》局部图。
 
“天价”是商人的事,不是艺术家的事。
 
古董收藏里面的金科玉律“新不如旧”在书画市场似乎不能万试万灵。随着对晚清以来的现当代画家的研究逐步深入,这批画家的学术价值正在不断确立,市场价格一定程度上回应了这种学术价值。
 
但是,正如黄宾虹的“过亿拍品”到2017年才出现,反映出市场对某一位画家价值的反应存在时滞,代表性作品上拍,对其有偏好的资本注入,才能催生出某一位重量级画家的“天价拍品”。
 
 
 
黄宾虹作品《黄山汤口》拍卖现场。图/收藏拍卖杂志
 
经济学家对艺术品这种特殊商品的定价提出了各种解释理论。例如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家大卫·李嘉图认为:“有些商品的价值仅仅是由它们的稀少性决定的。劳动不能增加它们的数量,所以它们的价值不能由于供应的增加而减低。属于这一类的物品,有罕见的雕塑和图画、稀有的书籍和古钱……它们的价值与原来生产时所必需的劳动量全然无关,而只是随着希望得到它们的人们的不断变动的财富和嗜好而一起变动。”
 
匈牙利艺术社会学家豪泽尔也说:“由于艺术价值难以与市场价值相比较,一幅画的价格很难说明它的价值。艺术品价格的确定更多地取决于各种市场因素,而不是作品的质量,那是商人的事,而不是艺术家所能左右的。”
 
 
 
北京保利2011年春季艺术品拍卖会现场。
 
在经济学家眼里,艺术品是商品中的异类,在谈普遍性的市场规律的时候,最好避开它们。在投资客眼里,艺术品价格简直是谜一样的存在,证券市场中股票价格的基本面分析、技术面分析在艺术品市场上都不管用。
 
复杂的艺术生态导致艺术品的价格厘定难以捉摸。热钱流入艺术品市场需要一个“爆点”,这个“爆点”是艺术家、艺术批评家、艺术经纪人,以及画廊、拍卖行、博物馆等诸多因素在不同方向形成合力的结果。也许有人觉得那位豪掷3.45亿元买下黄宾虹《黄山汤口》的金主一时冲动了,未来很难找到“接盘侠”。也许也有人称赞他的行为,他的行动在市场上为黄宾虹的价值正名了。
 
无论如何,这番交易还是成功引爆了本年的春拍市场,让人对接下来的秋拍充满想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